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商水河畔的‘柴米油盐店’

听花开的声音 数细雨的故事 品生活的滋味 唱浪漫的歌谣

 
 
 

日志

 
 

[原创]娘  

2007-12-10 16:00:1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济南·冬日暖阳

      娘,在中国的大多数农村娘是对母亲的称呼,有的地方也有是对大娘的称呼。我也有娘,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娘甚至比妈妈还要亲。

      爸妈结婚后单位没有房子,就租住在和爸爸单位一墙之隔的娘的家里。我刚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时常脸憋的黑紫上不来气,还时常是在半夜发病,于是经常是妈妈和娘两个人一个抱着我一个打着手电跑着去医院打针输氧气。那时侯爸爸工作在电影院要经常下乡放电影,娘的老伴我的大爷在离县城挺远的食品公司看大门,经常不回家,所以经常是妈妈和娘两个女人抱着弱小的我奔跑在黑夜里(那时县城一到晚上10点就停电),这样一直到了5岁我的身体才能象正常孩子一样,由于父母工作关系打我记事起到整个童年的多数时间是和娘生活在一起。

       娘那时和我现在一样的年龄,但是哪个时候的女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娘也不例外的看上去象个老太太。头上梳着老太太们梳的那种疙瘩髻,灰或者是蓝的布衣裤,娘是个干净利索的女人,身上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娘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只有大我6岁小哥经常带我玩,他经常给我起外号,什么“大眼鱼” 啊“美国大鼻子”啊,我剪个头发也会起个‘小阿尔巴尼亚’,只要他一叫我外号,我便去娘那里告状,娘就会训斥或着是打他,我便在娘身后看着他挨训的样子做鬼脸,他也是不服气的冲我挥拳头,但是小哥从来没有打过我,到是为了我经常挨娘的巴掌。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一辈子都记得娘的眼泪,那是有一天小哥带我在露天电影院里玩皮球,玩的正高兴呢小哥一用力把皮球扔到了在院角落里淋石灰的水坑里,我急忙去捡球,结果脚踩在坑边最软的地方一下子掉了下去,哪个水坑好深呢,一下子进去我就喝了一口石灰水,小哥吓坏了急忙跳进水坑把我捞上来,背着我没敢去我家,直接背到娘的家里,娘看着我水淋淋的急忙把我抱到炕上,几把把我身上的湿衣服拽下来,按到被窝里,这才回身质问小哥事情的经过,娘听完就拿起身边扫炕的笤帚就朝小哥打去,把小哥打的嗷嗷哭,我也哭着说不怨小哥,娘哭着一把抱着我说:妮啊,你要是有个好歹叫娘可咋办啊?我那时侯的想法是娘就是我亲妈。我在娘身边度过了美好快乐的童年。

        如今,娘已是耄耋之年,并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谁也不认识了,就连我这个从小最受她宠爱的小妮也不认识了,现在我只有祈祷上苍:快点让我娘好起来吧,快快乐乐的度过她的晚年,也好让我再重温那母亲般的怀抱。保佑我的娘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7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